【文末掌九国庆红包】我和新中国同岁 | 张延松:老照片里的家国记忆!

2018-10-01 08:15:02   掌中九江记者 许钦
浏览量 14937


【编者按】金秋十月,正值新中国69周年华诞。在我们身边,有这样一群特别的人,他们幸运地与新中国同岁,他们的成长每时每刻都融进祖国拔节向上的年轮里。新中国的发展、家乡的变迁,他们亲历;新中国的崛起、九江的辉煌,他们见证。掌中九江为此推出特别报道《我和新中国同岁!》,让我们和记者一起聆听这些69岁新老九江人的故事,走进那段我们不曾经历过的岁月。


眼前这位老人叫张延松,翻开一本老相册,老人开始讲述起他的故事。

1949年11月20日,张延松出生在浙江省杭州市建德市。回忆起童年的时光,张延松说就是一个苦字,“我家兄妹六个,我是家里的老大,当时很苦,没有饭吃,一边上学一边放牛,当时是算工分,放牛两个工分,把牛喂饱了再去读书。”新中国建国之初,大部分中国人置身农业生产中,普通人的生活水平较低,在农村更是大部分人都长期处于饥饿线上,张延松老人说,穷的时候,他们吃过麸皮,也吃过米糠。

尚为婴儿的张延松和父母的珍贵合影

后来,为了维持生计,也为了帮家里减轻负担,年仅十三岁的张延松选择去学医,“就叫我去学乡村医生,到县里去学习,培训半年,当时一个村就派一个人,回来以后就在大队工作。”在那个年代,有工作就有工分,有工分就有可能获得报酬,虽然仅拿着成人一般的工分,但张延松也是开心的。“一个家庭按工分算,到年底结算的时候,生产队里经营有多少收益,一工分拿多少钱,到年底就可以换钱了。”

此时,我国的卫生医疗事业刚刚起步,医院少、医务人员和药品缺,人民的健康水平也普遍低下。对于年仅十三岁的张延松来说,当乡村医生的日子也还算简单。“当时医疗水平不高,县级只有个卫生院,乡里只有卫生所,一两个医生,主要是搞疾病预防,看病看不了,没有护士,人生病了是拖到不行了,才会去看病。那时候人去世也很正常,死于什么病,很多患者都不知道原因,人的寿命也短。”

张延松在部队合照

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,在中国大地一个口号十分响亮:“工业学大庆、农业学大寨、全国学人民解放军”。于是,在1969年,怀着对解放军的向往,张延松结束了自己六年的村医生活,成为了一名正式军人。他说:“那时候当兵很光荣,我们去当兵,全村人都欢送,大队里敲锣打鼓把你送到公社里面,公社里敲锣打鼓把你送到县里,一人参军全家光荣。”

也正是在这一年,由于富春江水库建设需要,张延松一家也从浙江省建德市迁移至了九江市武宁县,“到了部队里,就在连里当卫生员,当了两年以后,叫我去读书,去军校读书,去学军医了,在部队搞军医搞到三十多岁,转业之后来到了武宁的石渡乡卫生院 ”。

张延松在石渡乡卫生院与同事合影

那年是1982年,张延松老人回忆说,虽然只是一个乡卫生院,但与之前的医疗环境相比,已经进步多了,“当时是医生七八个人,也有护士了,一个卫生院有十几个人了,也有十几张病床了,那个时候病人很多。”让张延松更开心的是,此时,每个月领到的也不再是工分,而是实实在在的工资了。“我月工资是51元,算很高了,一般人三四十元。”

张延松说,当时武宁总共大概三十八万人,年轻人不像如今都外出打工,男女老少都在家里,收入主要是种稻子粮食和去山里砍木头,生活尽管过得苦,但多数人已经可以解决温饱了。

“到了1987年,我就调到武宁县防疫站,工作变了,做食品卫生工作,给小孩打预防针,负责疫苗的推广、疾病的防止。当时,我们开展丝虫病调查要晚上12点钟以后才能去采血,采耳朵上的血,那时候我们就每晚12点以后一家家去敲门,然后白天就来化验、看片子、看发病率多少,有病的就给他发药,免费治疗。为了人民的健康,大家都很能吃苦。”

张延松结婚照

随着医疗事业的发展,张延松之后又去了卫校,到了县卫生局。他说,除了生活一年比一年好,社会上学医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多。“1995年,我到卫校当书记,特别是实行计划生育后,每个地方建卫生所以后,学校里学医的学生明显增多。”

全家福

扎根卫生系统,张延松老人一干就是几十年,眼看着九江卫生事业从无到有,从弱到强。老人家翻过的一张张泛黄的照片,承载了他和祖国同成长的点点滴滴,寄托了他和九江同奋斗的坚实足迹。

如今,张延松老人已经退休,正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。两个女儿继承了老人的衣钵,继续着他的卫生事业。张延松说,他感激时代带给自己的一切,也祝福祖国有更美好的明天,“这一辈子感到很满足,很幸福。国家的富强,九江的发展,对老百姓来说是最好的福音。”

看完张老的故事,

快抢红包吧!

我们一起为这位老人和祖国母亲庆生!

↓↓




责任编辑:吴雪倩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