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别报道 | 我和新中国同岁——彭伦成:我退休了,女儿接力当警察

2018-10-04 07:49:43   掌中九江记者 刘芸
浏览量 12833

【编者按】金秋十月,正值新中国69周年华诞。在我们身边,有这样一群特别的人,他们幸运地与新中国同岁,他们的成长每时每刻都融进祖国拔节向上的年轮里。新中国的发展、家乡的变迁,他们亲历;新中国的崛起、九江的辉煌,他们见证。掌中九江为此推出特别报道《我和新中国同岁!》,让我们和记者一起聆听这些69岁新老九江人的故事,走进那段我们不曾经历过的岁月。


“我家兄妹有六个,我排名老四。”1949年农历七月二十三日,彭伦成出生在永修,家里条件相当艰苦,用他的话说是“上无寸瓦,下无寸土,一家十口人,吃了上顿没有下顿”。

彭伦成的父亲是一名学堂老师,家里几乎所有的收入来源都是靠父亲。而让他印象最深的是母亲常常给他念叨的:“有一年父亲身体不好,不能上学堂教书,带着兄妹到街上吃饭,最惨就是吃观音土,上厕所都拉不出来。”

虽然条件艰苦,彭伦成的父亲一直没有忘记教育孩子,他也深受父亲的影响,非常喜欢古文,“因为父亲是老师,对我要求严格,教书更是一丝不苟。”

1965年,彭伦成读完初中,去应征空军,但是家人思想不一样,不同意他去当兵。

1968年,全国取消了高考,彭伦成高中毕业只能回乡,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小学当老师。后来,柘林湖建大坝,他又当了一段时间建筑工人。

“什么都干过了,后来保卫队物色新生力量,考虑到文化水平和个人表现,还是决定培养我。”1972年4月份,彭伦成穿上了人生第一件黄色制服,现在69岁的他回忆当年那一刻,内心依然很激动,“当上人民警察当然高兴,能为人民站岗放哨,能真正为人民服务,肯定高兴。”这一年,他23岁。

彭伦成

“我们那个年代破案,多疑难案件、团伙案件,一辈子破了上千起。”最初在永修县保卫部工作,后来成立永修县公安局,他一直从事刑事侦查工作。“刑事侦查是一个很危险的工作,因为很多杀人、强奸、放火、吸毒的人群比较复杂,以前的刑侦包括禁毒、刑侦、经侦三个大队的工作。”

在彭伦成的心里,破案给受害人一个交代,就是他工作中最重要的事情。

“记得一次接到报警,在云山垦殖场下面一个分场,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,有一个60多岁的药店老板突然死在店内,药店老板儿子是第二天过去叫父亲吃饭时发现的,我们接到报警就立马去现场勘查。”彭伦成说,当时考虑到去山区的人很少,可能是流窜作案,他和同事对附近的人员进行排查,排查两天后找到了新建县、新祺周的两个流窜作案的犯罪嫌疑人,“两个小伙子说到药店准备买吃的,没有买到吃的发现老人一个人看店,就起了贼心就威胁老人,老人反抗后他们就掐死老人,偷走了店内的几千元现金。”

最后,因为及时破案,彭伦成的两个同事分别立下一个二等功、一个三等功,而作为刑侦大队长的彭伦成拿过很多集体奖励,却没想过个人功劳。

从1968年当上人民警察,彭伦成穿过的警服颜色都几种了,“最初是黄色的,后来恢复公检法是白色,后来黄色、蓝色的、蓝色藏青色。”

2018年,永修县公安局搬入了新大楼,他作为老刑侦民警再次去参观了新的永修县公安局刑侦大队,“整个一层楼,很多新设备,我去技术室看了现在很先进,技术工具多的很,我这个老刑警都不会用了。”彭伦成回忆,当年,整个永修县公安局才一辆吉普车,改革开放刑侦才有一辆车,现在都有勘察车,真是国家富强了。

彭伦成与女儿

2010年,警龄38年的彭伦成,开始了退休生活。在他的影响下,女儿也成为了永修县公安局的一名民警。“我女儿肯定是受我影响,公安工作是一项很神圣的工作,能够保护大家。”彭伦成经常跟女儿说:“你做这份工作可以的,我也有个接班人,继续着我的公安梦”。

而做了一辈子公安工作,彭伦成身体非常健康,现在在永修县郊区种点菜,“主要是锻炼身体,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,退休工资都吃不完啊,还是要感谢政府感谢党啊。”


责任编辑:吴雪倩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